《紋心天》[紋心天] - 第9章 計劃

多支小隊展開靈化,消失在森林之中,而五人則直奔異獸前去。

「殘金鬼勁擊」

「滄海霸破槍」

「伏魔皇殺指」

五人施展各式各樣的源技,皆在試探異獸的力量。

林衍沒有理會那隻異獸,他知道接下來它會施展那古怪的叫聲,然後聯盟就會被擊潰。

一個小隊抵達了紋陣布置地,林衍也隨後趕到。

高維凱看到趕來的林衍,向他問道:「你還是想試試那根蠟燭是否有作用?」

「對,這很關鍵。」

「行,不過我只能說希望不大,那根蠟燭看起來很普通。」

見林衍堅持,高維凱也不好說什麼。

隨着其他隊伍陸續趕到,紋陣師們用傳聲陣互相聯繫。

「此次構築的是由源輪迴天陣改善的陣法,我們需利用儲存在妖獸屍體體內的源劫,反過來施加在荒獸上。」

作為在場唯一的高階紋陣師高維凱指揮起來,也同時向林衍解釋紋陣。

林衍當然知道源輪迴天陣,那是紋陣師的鼻祖,也是他的祖先——林亦所建。

它以城為陣,以妖獸的肉體作為陣眼,代替小源劫所需的部分生命能量,降低源劫難度。

自那以後,人族才擁有與妖族以及其他種族對抗的資本。

高維凱這邊的進度很快,只見他輔以許多稀有的材料在地面上紋刻

沒多久,一條條複雜難懂的紋路呈現在林衍面前,這些紋路組合在一起構築了陣眼。

他示意林衍將蠟燭拿過來,本來熄滅的蠟燭,置於陣眼上又重新燃起了火焰。

見到自行點燃的蠟燭,高維凱也感到驚奇,他馬上將心神投入到紋陣陣眼中。

「哈哈,林兄。」

「蠟燭燃起的燭火,點燃了紋陣中靈材的能量,確實能增幅紋陣,你還有沒有,趕緊分發給其他人。」

他感受着紋陣中被強化的能量,忍不住大笑起來,趕緊向林衍索要此物。

「沒了,就這一…」

奇怪的音節再次響起。

此刻身處荒獸的不遠處,林衍感受到了那股奇怪的情緒。

憤怒和不甘不受林衍控制的從心中湧出,但他和這隊人員並沒有失控。

這與他上次來看到的情況不同。

他看向處於陣眼中的蠟燭。

看來是蠟燭燃起的火焰削弱了這種能量,讓林衍以及這隊人員控制住了自己的行為。

聲音消失,高維凱與其他人聯繫,皆無回應。

林衍見此情況知道其他人都在異獸的影響下自相殘殺。

計劃失敗了。

天空中,抵抗着聲音影響的眾人根本沒有餘力來攻擊異獸。

結果就是一一被它擊破,林衍也沒能逃過,又被傳送到了密室。

密室中。

林衍平復自己的痛苦,取下牆上所有的蠟燭,走向鎖住異獸的平台,打算做最後一搏。

通過壁畫,他再次來到了遠古戰場。

這次的時間點比上次還早。

聯盟軍剛剛成立。

林衍來到聯盟營地,看見一群人圍在一起,討論什麼。

走上前去,原來是聯盟軍請了眾多紋陣師來出謀劃策,在討論利用什麼紋陣削弱異獸。

最終一位叫高維凱的高階紋陣師的建議被採納,利用源輪迴天陣為基礎,再施以隱匿陣和隱匿靈化能力隱藏紋陣。

當它被引來紋陣時,再將妖獸屍體體內存有的源劫氣息施加至異獸上。

於是以三人為小隊,紋陣師和具有隱匿靈化能力以及還有位偏向防禦的三人組成一小隊。

計劃已經擬定成功,他們高層針對計劃的薄弱點討論。

龔宗勇說完計劃後向大家發問:「計劃已經制定,大家還有什麼提議。」

這次林衍直接說:「其實我以前在一本古籍中看到過有關此異獸的記載。」

「哦,說說看。」龔宗勇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從古籍的記載中了解,此異獸會發出特異的聲音,影響情緒,讓人無法控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