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 第7章 沒有好事(2)

一些小玩意兒就會上前去看看。

要是覺得可以她便會買下來。

正好坐在馬車上的宇文言看見了她,便下來了,一個閨閣女子能夠出來這算是怎麼回事,還是一個人。

自從上一回蘇靈萱失蹤後,宇文言算是有些怕了她,所以他這才下車的,為的不是別的只是不想讓有些事情弄到自己身上。

也許是注意到了自己身邊好像有個男人蘇靈萱便轉頭看去,是太子殿下宇文言,他在這裡幹什麼啊?

蘇靈萱不解,宇文言向著她走了過來,蘇靈萱水靈靈眼睛看着他便說:「公子,有事?」

聽後宇文言在想她竟然叫自己為公子而不是太子殿下。

蘇靈萱是覺得既然只有他一個人,那麼就沒有必要稱呼他為太子殿下了,畢竟這裡不是皇宮也是家中。

「無事,蘇靈萱你一個閨閣女子出來未免有點不太好吧?」

「公子你管的可真多啊!」

「你……」宇文言從來都沒想到過有一天蘇靈萱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難道我說錯了嗎?」

蘇靈萱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不過她就是不想跟他多說任何的話。

面對這樣的蘇靈萱宇文言一時竟然不知該如何的去說,最後他只說了句「你沒有錯,我只不過是不想給自己弄上沒有必要的麻煩。」

「公子,既然你都說是麻煩了,那為什麼不退婚呢?」

「你以為我不想退嗎?」

一說到這裡宇文言就格外的激動。

「公子既然你想退婚,那麼你就來退,但是我告訴公子你,前提是我讓所有人都知道,是我看不上公子你。」

上一回蘇靈萱就想跟他這樣說了,只是上一回有點不太方便的跟他說。

宇文言感覺到自己的尊嚴被冒犯了「蘇靈萱你真好大的膽子。」

「公子你這話說錯了,我這叫做成全,公子喜歡姐姐,而姐姐也喜歡公子你,我這不叫成全嗎?」話一說出口蘇靈萱的眼神早已經變的有些不一樣了。

「公子你放心,我說到做到,要是公子沒有什麼事了,我就要走了。」

看他遲遲沒有說話,蘇靈萱便轉身要走,可是宇文言卻拉住了她的手,蘇靈萱看着他說:「公子你想幹什麼?」

「這話應該是我來問你吧!蘇靈萱?」

蘇靈萱實在是忍不住,自己說的話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他還想幹嘛?

「公子,請你鬆手。」她已經對他很客氣了。

「我偏不。」之前宇文言倒是真的沒有看到過蘇靈萱這樣,他以為蘇靈萱是那種很容易讓人掌控,或者欺負的人。

這一次他要改變自己之前所有的看法了。

蘇靈萱明顯已經很不耐煩了「你松還不是松」

這也是她最後問他了。

「我偏不松。」宇文言還是這樣說。

待他話一說完蘇靈萱直接咬住了他的手背,蘇靈萱咬的很用力,宇文言感到一陣吃痛便鬆開了她的手,看着自己手背上被她咬的牙印,都已經見紅了。

他看着蘇靈萱,可是誰知蘇靈萱衝著他淡淡一笑便已經跑着離開了。

宇文言看着她的身影,心裏在想蘇靈萱你可真的是好大的膽子啊!

敢這樣對待他的,可真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蘇靈萱是頭一個,他記住了不過他記住的的是蘇靈萱根本就不是自己之前所看到的樣子。

這才是蘇靈萱真正的樣子。

他這一次是對蘇靈萱有了不一樣的看解。

蘇靈萱跑到了錦繡鋪子,青梔看到了她後便說:「這時辰還沒有到呢?你怎麼過來了?」

「是嗎?難道是我算錯了時辰?」蘇靈萱鼓着腮。

「估計是吧!正好,你趕緊挑挑你喜歡的料子?」

蘇靈萱看着所有擺着的料子看着都很不錯,樣式顏色包括花形都不錯,看來看去的她的眼睛都已經花了,便說:「青梔姑姑你來挑吧!我實在是挑不出來啊!」

青梔看着掌柜就說:「把你們這兒最好的料子全部都拿出來各拿一件包起來。」

「好,我們這就給青梔姑姑包起來」掌柜笑容猶如吃了蜜餞一樣。

蘇靈萱就在一旁看着,這一包卻有那麼多件,青梔將錢遞給他們便說:「待會兒派人把所有的東西都送到蘇府。」

掌柜說道「是,是青梔姑姑這你就放心吧!」

「走吧。」

「好。」蘇靈萱立即跑到她的身邊。

兩人一起走着回到了府中,一回到府中蘇靈萱倒是被李月如身邊的下人給攔住了,青梔不能說什麼?

蘇靈萱知道便跟跟她們過去了,青梔立馬跑了院子中把事情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聽到就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茶杯,不急的說道「沒事,咱們過會兒再去。」

她不相信這李月如敢做出什麼事情來,畢竟靈萱現在可是她身邊的人,都說這打狗都是得看主人的。

這李月如應該不會想不開跟她過不去的。

聽了這話青梔也就沒有說話了,她相信老夫人都已經這樣說了那麼五小姐一定是沒有事情的。

蘇靈萱看到她後便行禮說:「給主母請安了。」

李月如看到她後便笑着說:「快點起來坐下吧!靈萱。」

看着她還有她身邊的女兒蘇靈秀跟蘇靈蕊,她知道接下來肯定是沒有什麼好的事情了。

不過她不可以慌亂,也不可以表現出來害怕,蘇靈萱硬着頭皮坐了下來,她偷偷的注意到了蘇靈秀的眼神,那種眼神是可怕的,恨不得現在就要吃掉自己了一眼。

蘇靈蕊也是。

「靈萱啊!你說女子最重要的是什麼啊?」李月如說的這話,是話中有話啊!

蘇靈萱想着,在古代女子最重的事情,當然是清白了。

她沒有說話。

李月如眼見她沒有說話心裏便想一定是害怕了,便立即說:「當然是女子的清白了,這可是女子最重要的東西,要是沒了清白,就算是活着,但也跟死了也沒什麼區別,所以啊,靈萱你心裏可明白?」

「靈萱自然明白。」蘇靈萱回答。

「那就好,不過我呢也不知從哪裡聽到一些風聲是關於你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