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 第4章 是真的王爺

「娘親祖母這是什麼意思啊?」蘇靈慧問着,她知道消息後自然是不解的。

容姨娘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茶杯緩緩的說:「慧兒你這還看不出來啊!你祖母這是在打壓李月如。」

明眼人其實都能夠看的出來只是不說而已,難道誰的心裏不清楚嗎?

「所以啊!慧兒你祖母這是看不下去了。」

「祖母肯定看不下去的啊!靈萱妹妹受了那麼大的委屈,畢竟這還關係到了……」蘇靈慧不敢再往下去說了。

「娘親過會兒我去祖母那裡看看靈萱妹妹吧!」

「別,千萬別去慧兒,現在是不宜去等在過些日子。」

既然自己的娘親都已經這樣說了蘇靈慧也只能不再說了,她很想去看看蘇靈萱,在這個家中她們母女兩個也是人微言輕的。

容姨娘的出身不怎麼好,所以她生下自己的女兒後,也不想着她將來能夠嫁給一個多麼好的人家,只要差不多就行,最主要的是不能當人家的小妾。

她這一輩子也只能這樣了,可是她的女兒卻不同。

蘇靈萱這一次是成功了,有了祖母的庇護她可以在家中有了短暫的照顧了,至少想欺辱她的人都不敢了,畢竟老夫人是這個家中地位比較大的人。

老夫人命人好好的收拾出了一間屋子給蘇靈萱,屋子裡所有擺放的東西都是挑了最好的。

這讓府中上下多少人都羨慕,他們都在想着五小姐回到了家中到底是怎麼哄的老夫人。

如蘭看着蘇靈萱問「小姐,咱們是不是以後就住在了老夫人這裡啊?」

對於這個突然起來的消息如蘭還是有點不太敢去相信,認為自己是在做夢的,可是看見院子中來來往往的人往屋子搬東西。

「當然啊!」看着她的樣子蘇靈萱笑着。

不過仔細的看着如蘭發現倒是與自己的大寶長的有幾分相似,只不過是一個有點胖胖的,另一個瘦瘦的。

確定完後如蘭開心極了「小姐,真的是太好了,這樣夫人跟二小姐還有四小姐就不敢再欺負你了。」

她開心的是,不是其他的,每回他們欺負蘇靈萱的時候,如蘭都不能做什麼?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每回她的心都是滴血的。

「如蘭你放心以後我絕對不會讓任何欺負我了。」

這是她現在要做的事情。

「嗯,小姐我相信你。」

最近家中是清靜了不少,蘇靈萱在老夫人那裡過的也算的上比較安穩,而老夫人也是對她愈發的喜歡跟疼愛了。

早上老夫人跟蘇靈萱一起吃着早飯,蘇靈萱喝着米粥,這米粥熬的可真的是很好喝呢?蘇靈萱還沒有喝到那麼好喝的米粥呢,所以她就連續喝了兩碗呢,看在眼裡的老夫人就說:「靈萱愛喝這米粥以後就讓小廚房每天早上都熬着米粥讓五小姐喝。」

婆子聽後「自然,老夫人。」

「對了,是不是再過幾天便是李府家中老夫人的生辰啊?」

「是啊!老夫人。」

「李家會送來請帖,到時我就不去了,讓靈萱帶着厚禮前去賀壽。」

「老夫人你這疼愛五小姐,這不怕其他幾房吃醋嗎?」

老夫人最近寵愛五小姐都已經過頭了,所以這婆子才忍不住的說了一句,這婆子在老夫人這裡伺候的時間也有好十年了,深的老夫人的信任。

這婆子的名字叫青梔是一個很好聽的名字,這個名字一聽就知道是老夫人起的的。

「青梔,我疼愛靈萱怎麼了?其他幾房孩子都有自己娘親,靈萱娘親早早的就去世了,在這個家裡無依無靠的,就不許我疼愛靈萱了嗎?」

「老夫人,青梔錯了。」

「你知道錯就好,以後靈萱是咱們這兒的人,不是他們幾房的人,知道的嗎?」

她心裏在想什麼老夫人當然清楚,如今老夫人當著她的面把這些話都說的很明白了,也是希望青梔心裏有個數。

不過有了老夫人的這句話後,青梔倒是也沒什麼,心裏也是為蘇靈萱高興,青梔知道之前他們都是怎麼欺辱五小姐的,她是個下人沒有老夫人的命令她不能多管閑事。

如今現在挺好的五小姐有了老夫人的庇護,府中上下所有的人自然不敢再欺辱五小姐了。

吃完飯後蘇靈萱就陪老夫人做些手工活,比如刺繡啊!彈彈樂器啊!練練字,還有畫畫,其中這刺繡蘇靈萱就不會其他的還好,以前拍戲的時候為了貼合一些角色她就有學些樂器,古箏是她最喜歡的,而她學過書法,跟國畫這些都成了她擅長的了。

老夫人第一眼看到她的畫的畫後就非常的喜愛,就命人收藏了起來。

這時突然有個下人來報「老夫人,太子殿下邀請五小姐跟二小姐前去練馬場練馬。」

「好,你先下去吧!」老夫人問着蘇靈萱「靈萱你想去嗎?」

如果靈萱要是不想去的話,那麼她就直接給她拒絕掉。

「奶奶,靈萱想去。」

誰都能看的出來這太子殿下是為了誰,不過叫上蘇靈萱只是讓別讓人看到了不好說些什麼話而已。

「那好吧!」老夫人也不想攔着她。

簡單的收拾了一番後,蘇靈萱跟着蘇靈秀就一起坐上了馬車去往皇宮的練馬場。

「言哥哥對我就是好,我說的什麼話言哥哥都記住了。」

蘇靈萱聽到這話根本就沒有搭理她。

顯擺,這是在她的面前顯擺了。

到了練馬場上後,蘇靈秀看到了宇文言就跑了過去,笑着 「言哥哥。」

這一聲叫的是多麼的酥軟啊!

蘇靈萱則是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她看到蘇靈秀挽着宇文言的胳膊時,蘇靈萱想到接下來好玩的。

宇文言為什麼會喜歡蘇靈秀呢?

是真的喜歡嗎?

「太子殿下,靈萱先去挑選馬了。」

宇文言輕微的點頭。

蘇靈秀看着他說:「言哥哥,靈秀是真的想學?」

「我知道,所以這不我才叫人去蘇家叫你過來嗎。」宇文言倒是一臉寵溺。

「可是言哥哥靈秀希望下一次只有靈秀一個人出來。」

這話深深的落到了宇文言的心裏。

蘇靈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