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 第1章 穿越了

A市一家頂級的娛樂公司,一頭黑色微卷的長頭,眼睛就如天上的星星一般好看,甚至迷人,她可是目前當紅的女明星蘇靈萱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能到走到這個位置,肯定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蘇靈萱站了起來看着自己的經紀人說:「工作也忙完了,沒什麼事情我就回去了。」

經紀人將自己手中的劇本遞給她說:「小祖宗我求你回去好好的看看這劇本,過幾天你就要進劇組了。」

看着自己經紀人一臉無奈的樣子,蘇靈萱就輕輕的捏着她臉頰上的肉說:「我知道了,我的大寶。」

大寶是一個長相比較肉嘟嘟的人,在蘇靈萱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就一眼看中了他就算那個時候她才是一個入行的新人,但是蘇靈萱就看着她順眼。

通過不到一年的時間兩人的努力才有了現在的成就,也讓大寶成了行內的金牌經紀人。

「好啦!你不要再捏我的臉了,本來臉就有點大,這樣被你捏來捏去的豈不是更大了。」

「好好好,不捏了,我走了。」

說著蘇靈萱給她一個飛吻就走了。

她踩着高跟鞋一路走到了停車的地方去開車,她坐上車後就將自己手中劇本扔在了副駕駛上,也將自己穿着一天的高跟鞋脫了下來。

沒想到開出了停車場,開了一會兒,夜晚天黑下起了雨來,下的還蠻大的。

她開在公路上,開的很小心,她知道一般這種天氣最容易出事故了,而且她開的這條路並不是在市區的。

她已經很小心了,可是誰知道真的出事了,一輛大型小貨車直接向他衝來就像失靈的火車一樣,朝着她撞來了,她來不及拐彎了。

貨車直接將她車撞飛了。

蘇靈萱心想。

今天晚上到底是什麼運氣啊!

她早知道就好好的聽大寶的話了,好好的再練練車,她拿下駕照也才沒幾天,她都不知道咋拿下的。

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她只感覺了渾身酸疼,等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卻看到自己身邊躺着一個身穿黑色衣服,戴着半張面具的陌生男生,他好像受傷了。

她環視着周圍的一切,這裡是哪裡啊!

蘇靈萱是懵的,她的腦袋非常的疼。

荒山野嶺懸崖下面的湖邊,她的頭一陣劇烈的疼。

嘶……

腦子裡浮現出一些畫面被人欺負的畫面蘇府,蘇靈萱五小姐,關鍵還是她與她叫的名字是一樣的。

過了好一陣子蘇靈萱的頭才不疼了,她緩緩的站起了身來跑到了湖面,透過湖面她看到了自己,這不是古代女子所梳的頭髮嗎,自己身穿的衣服。

天吶!

我不會是穿越了吧!

蘇靈萱的嘴角露出一絲的苦笑,以為自己死了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關鍵是身體主人的容貌倒是與自己一模一樣啊!

「蘇靈萱啊!蘇靈萱你到底是倒了什麼霉呀!就連這種狗血的事情都能發生在你的身上,也真的是夠了。」

她倒是對這個陌生的男生有些興趣,她伸手想要去揭開遮住半張臉的面具 ,看看這個男生長什麼樣子。

可是男生突然一下子竟然醒了過來,眼眸倒是很深邃,他狠狠的盯着她拽住了她的手腕。

她很似吃痛。

「你放開我。」她掙扎着,可是絲毫沒有一點用。

「說,你叫什麼名字。」男生的聲音極為的深沉。

她能感覺到他這是強撐着。

沉默了許久,她才開口說:「蘇靈萱。」

她如今能夠確認的事情就是她已經穿越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穿越到了哪裡,既然穿越到了這裡她也有身份,這個身份則是蘇府的五小姐蘇靈萱。

反着長相一樣,姓名也是樣的。

「蘇靈萱,可是蘇府的五小姐?」男生輕聲言道。

「你……你怎麼知道。」蘇靈萱吃驚。

男生鬆開了她的手,蘇靈萱還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生,正是大盛朝的七王爺宇文臨。

蘇家這個家族深受皇上器重,一直都是大盛朝長久不衰的家族,自然所有人都會知道,可惜這蘇家卻沒有男子,生的全部都是女兒而蘇府五小姐蘇靈萱則是與太子有婚約的人,這個誰都知道,據說這場婚約是先皇后在世時定下的。

宇文臨慢慢的坐了起來看着她「不要管那麼多,你一個閨閣女子怎麼會在這裡?」

這倒是把她給問住了,她的腦海里只有一些零碎的記憶。

她腦海里倒是有,她是自己跳下去的,究竟為何跳下去,蘇靈萱在想應該是因為那些一直欺辱他的人吧!

「你問了我叫什麼名字,那你呢?」眼前的這個男生她根本就不了解,也不知道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

「我……大盛朝七王爺宇文臨。」

王爺,一聽是王爺蘇靈萱倒是感起了興趣,一穿越遇見了一個王爺,而且還是一個受了傷的王爺,不錯不錯。

蘇靈萱笑着「你說你是王爺我就信啊!你總得拿出一點什麼東西來證明一下自己吧?」

受了如此重的傷,她知道現在只有她能夠帶着他走出去,不然他只能帶上這個荒山野嶺懸崖下面。

宇文臨一聲冷笑「蘇靈萱,我身為王爺你見了我應該向我行禮的,你連行禮都不行禮,你還在懷疑我的身份?你可知罪?」

這話說的蘇靈萱,一下沉不住氣了站起指着他說:「之罪,我之罪,我讓你拿出一件東西來證明一下自己難道我錯了嘛?我現在之罪了,那麼王爺小女告退。」

話音一落她看着他就笑一了下,轉身就要走。

宇文臨見過那麼多的女子,他記得有一次皇宮的宴會上他見過蘇靈萱,與今日所見的蘇靈萱是同一個人嗎?

難道那些都是裝出來的,不過她怎麼在這裡?

昨日他被人追殺墜落懸崖,以為自己會死,誰知沒死。

「你給本王回來?」宇文臨虛脫的捂住自己腹部受傷的傷口,強撐着站了起來。

蘇靈萱腳步停了下來一臉得意「怎麼王爺這是……」

宇文臨將自己腰間的一塊雕刻極為細膩的玉佩扔給了她,蘇靈萱倒是接住了,看着這玉佩無論是成色還有雕工都是極好的,這一點她倒是識貨的。

「這個你應該懂吧?」

「懂啊!當然懂啊,王爺。」

蘇靈萱將玉佩收了起來,討好的走到了他的身邊說:「看來你真的是王爺啊!」

「不過你現在受的傷挺嚴重的,你確定這樣能走的出去嗎?」蘇靈萱有些擔心。

「不要廢話。」

他凌厲的聲音讓蘇靈萱這一路上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了。

走了很長的時間,這才走了出去,走到了一片林子裏面。

蘇靈萱實在是有些累了,她直接坐在了地上喘着氣,真的是又累又渴的。

「走不動了,休息會兒吧!」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