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道君》[絕世道君] - 第四章 大鬧魏王府

第四章 大鬧魏王府

龍京府,魏王府。

王府西面,有一座極為隱蔽的竹林。

王府佔地面積極廣,若不是熟悉府內的構造,很可能也不好找到這個地方。

如今正是大白天,晴空萬里,可是王府之中,卻瀰漫著一股濃郁的酒氣和脂粉氣,不時有女子的驚呼聲和男人的狂笑聲傳來。

竹林中,一處宴席正在展開。

一曲靚麗的舞姬隨着樂曲緩緩起舞,身段苗條的侍女流連於各個桌,為賓客添酒端菜。

「恭喜殿下又喜獲紅顏,不知道這次是哪位女子如此幸運,能否叫出來讓我等一飽眼福啊?」一個賊眉鼠眼的幕僚滿臉漲紅,舉起酒杯向坐在首位的魏王恭賀道。

其餘人也紛紛舉杯,大聲應和。

魏王年紀不大,但卻已經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略顯無神和疲憊的眼睛掃了一眼周圍的人,忽然大笑:「好,今日本王高興,就讓你們也開開眼!」

說完,魏王有些厭惡的擺擺手:「讓這些庸脂俗粉都離遠點!」

樂曲戛然而止,很快便有人帶舞姬離開這個地方。

幾個魏王府的幕僚也是襯着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女子值得魏王如此隱藏。

等到所有侍從都離開後,魏王這次拍拍手,很快便有兩個嬤嬤抬着一個矇著面的女子走走了進來。

「魏王殿下,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到底是誰,也讓我們看看吧。」幾個幕僚已經急不可耐。

「看你們一個個沒出息的樣子,那就讓你們長長見識!」魏王隨即撕開那女子臉上遮住的黑布。

當黑布被掀開,一張絕美的容顏頓時顯露在眾人眼前。

白皙的皮膚在陽光的照耀下如同白脂雪玉,一雙劍眉透出一股英氣,只是美人還在沉睡,並沒有醒過來。

「這……這是龍武將軍陸冷霜!」終於,有人驚嘆出聲。

其他人聞言,這才趕緊看向這女子,剛才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是因為陸冷霜平日里一般穿着的是盔甲。

但是現在一看,頓時便認出,這就是大梁第一位女將軍,陸冷霜!

一個幕僚嘴唇顫抖地說道:「殿下,您不會要娶她吧。她可不是那些唯唯諾諾的閨中女子,若是發起火來,咱們這些人恐怕都不是她的對手啊。」

魏王大笑:「放心吧,她的真氣已經全都被封印住了,我還給她下了兩倍的軟骨散,她就算是神仙也別想動彈!」

一個幕僚驚疑道:「聽聞陸冷霜已經是後天七層的高手,殿下是如何把她修為給封印的?」

魏王得意洋洋地說道:「我特意從父皇那裡求來了先天高手,對付一個後天七層,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先天!

這些幕僚雖說都是些不學無術之徒,但是也知道先天強者隱藏的含義。

一入先天境界,全身真氣便會凝實在丹田之中,不但可以施展一些更加奇妙的武功,而且還是一次質的飛躍。

後天第九層和先天是一條鴻溝,很多後天九層的武者即便窮盡一生,也無法跨越過去。

如果在大梁,只要跨越先天,並效忠朝廷,就可以直接封爵,享受大梁的朝廷俸祿。

一位能夠封爵的強者,能被直接配給魏王,足見皇帝對魏王的寵愛。

「可是這陸冷霜畢竟是永平侯的女兒,萬一永平侯出征歸來,我們該怎麼辦?」一個幕僚說道。

魏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個你們就更不用擔心了,永平侯恐怕永遠也別想回到龍京了。」

幕僚們一個個豎起耳朵,正準備打聽詳情,魏王卻擺擺手,不準備多談。

「若永平侯還在,我還當真不敢動這女人。不過嘛,此一時彼一時。就算那永平侯僥倖回來,也沒有辦法了。」魏王忽然露出一絲猥瑣的笑意,伸手便向沉睡中的陸冷霜臉頰摸去。

其餘幾個幕僚連連拱手,說到這裡,便露出會意的笑容。

「我看你是找死!」竹林外忽然傳出一陣暴喝。

隨後,眾人聽見外面一陣慘叫聲此起彼伏。

「啊!」

隨着這幾聲慘叫,一些王府侍衛被扔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什麼人,趕來魏王府放肆!」幕僚們大喝一聲,走上前去。

從竹林深處走出一個臉色陰沉的少年,在他腳邊還躺着幾個王府侍衛。少年抬腳一踢,便將幾個王府侍衛給踢開。

看到少年眼神中的寒意,幾乎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

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是獵物被盯上了一般,那種如芒在背的感覺,讓人不寒而慄。

「有刺客!」

「保護殿下!」

反應快的幕僚已經拔出劍,擋在魏王面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