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道君》[絕世道君] - 第二章 皇帝賜婚

第二章 皇帝賜婚

噠噠噠,噠噠噠!

龍京朱雀街上,一輛馬車疾馳而過。

這輛馬車,車廂寬六尺,高約八尺,通體鐵木鑄造,刀槍不入。

拉車的兩匹馬為北地特有的烈焰馬,奔跑之時周身有烈焰纏繞,能日行千里。

這輛馬車是永平侯府專有的,烈焰馬只產自北邊,而這馬車,也是由工部大匠們親自打造而成。

陸羽坐在這馬車裡,記憶如同潮水一般湧入到腦海當中。

上一世,他是幽冥道君,掌管幽冥十八界。

一刀在手,橫掃諸天萬界,無人能敵,堪稱最強道君!

可在他挑戰主宰天帝太乾之時,卻被道侶沈玲瓏聯合上百位道君偷襲,和天帝太乾一起身死道消,魂魄墜入下界!

「沈玲瓏,你這太上忘情當真修鍊地爐火純青!」

「你當初被人斷了經脈,丹田盡毀。是我用盡身上全部靈石,才求得一枚生機丹,助你重新修鍊!」

「你靈根低劣,天資不足。是我跑到崑崙神山,得罪無數至尊強者,才搶來昆天木凝聚靈根,讓你成為天縱奇才!」

「你渡劫危機,生死攸關。世人只知道你沈玲瓏一指斷天雷,卻不知那無盡天雷全都被我扛了下來!」

「世上怎會有你這樣無情之人,你貪圖我那仙器,竟然趁我挑戰天帝之時,背後偷襲,置我於死地!該殺!該殺!」

陸羽的心中,彷彿有一條長龍在咆哮。

指尖處,一道犀利的氣勁貫穿堅固的鐵板,冒出一縷縷青煙。

彷彿是在回應陸羽心頭的怒火,晴空之上,忽然響起一聲驚雷。

「聿!聿!」

馬車外傳來車夫急切的呼號,車廂顛簸了一下,隨即停了下來。

「少爺,小的該死。這馬今天不知怎麼,突然發狂了!」車夫隔着車廂小聲道。

陸羽低聲道:「沒事,繼續走!」

馬車繼續行進,陸羽的心也跟着逐漸平息下來。

被沈玲瓏偷襲,陸羽卻並未魂飛魄散,而是隨着天帝太乾的魂魄一起,墜入下界!

沈玲瓏聯合三十位道君強者,布下的殺陣幾乎將天地撼動,空間撕碎,斷絕一切生機。

但,兩人都是絕世強者,竟然在如此殺陣中都存活了下來!

巧合的是,兩人落入下界,竟然落在了同一具身軀之中。

一個剛出生便夭折的孩童,身體里竟突然湧進了兩個絕世強者!

從剛出生到現在,陸羽自閉心神,在靈台中和天帝太乾殊死相鬥,最終吞噬天帝殘魂,重新奪回肉身。

「天帝太乾,不愧是人族主宰!」

想起自己的老對手,陸羽唏噓不已。

從太乾的殘魂中,陸羽已經看見了太乾的種種記憶。

在一片無盡寰宇之中,無數星辰橫亘其上。

每一刻星辰上都有無數生靈,凡人、武者、野獸、妖魔生存在各個星辰之中。

而統御這片宇宙的,是一個被稱為「大虞」的王朝。

而太乾,便是大虞天朝的主人,被尊稱為天帝!

在零星的記憶中,陸羽能夠看見,無數強大的道君,向著太乾躬身朝拜!

若沒有遇到陸羽,他會依舊主宰整個人族,被無數人虔誠祭拜。

「可惜,你遇見了我。」

陸羽面容冷漠,手指一伸,一道淡淡的金色的火苗,出現在他的指尖上。

相比於武神壇前,那一個個天才身上散發出來耀眼地金光,這道火苗散發的金光卻顯得暗淡不少。

但兩者,卻不可同日而語。

這是天帝的本源真火,一息尚存,神魂不散。

然而天帝的魂魄此時卻被陸羽所吞噬,天帝的一身本事,全被陸羽給奪去。

「這是個好東西,有此本源真火,就算重新遇見沈玲瓏那座殺陣,我也能殺出去!」

陸羽將指尖的本源真火收去,原本本源真火所觸碰到的地方,此刻溶出了一個缺口,飄起一縷縷青煙。

……

永平侯府,位於龍京正西十二橫街。

宅院佔地極廣,足有千畝有餘,精緻園林蘊藏其中。作為大梁武侯,永平侯府還擁有一支五百人的護衛軍,都是從北邊軍中選**的精銳。

龍京太大,陸羽的馬車大約走了快半個時辰,這才回到永平侯府。

十二橫街所住的,大多是王侯之家,因此平日里這裡十分熱鬧。

「這一世的家人,我還沒有好好陪伴他們啊。」

在陸羽的記憶中,他因為自閉心神,只消耗一點點魂魄來維持正常的生活。所以在外人眼中,他便是一個痴傻之人。

陸羽天生木訥,不善言談。

五歲識字,足足過了一個月才會寫自己的名字。

七歲習武,一個普普通通長拳便用了三年方才粗通皮毛。

甚至和他人交流,陸羽說話也是磕磕巴巴,無法流利地說完一整句話。

「這十七年,因為和太乾殘魂周旋,無法釋放太多的神魂和靈智,竟然被人當成了傻子對待!」

「父親一世神武,卻被嘲笑有個無用兒子。按照他的功績足夠晉陞公爵,敕封中原富貴之地,安享晚年。但父親卻為了我的榮華富貴,鎮守邊疆數年不曾歸家!」

「母親性格溫和,龍京每逢聚會,那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