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道君》[絕世道君] - 第一章 一拜,武神跪

第一章 一拜,武神跪

大業十二年,春!

梁國龍京城正東,武神壇!

太子領龍京無數王公貴族,於此地祭拜。

大梁以武立國,舉國祭拜武神,春冬兩祭,從未間斷。

「小侯爺,別發愣了,趕快跪下啊。」

一陣焦急的催促聲,讓陸羽從亘古的沉睡中驚醒。

陸羽睜開雙眼,環顧四周,他看見自己處在一片湛藍的天空下,巍峨聳立的武神像如同龐然大物,屹立在他的面前。

「這裡……是什麼地方?」陸羽終於有些遲疑地開口道。

本是一句出於本能的詢問,沒想到卻引發一片喧嘩笑聲。

「永平侯府家的傻子果然出了名的傻,竟然連身處何地都不知道。」

「傳聞這傻子陸羽五歲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用了三年才堪堪會使一套平常無奇的長拳,堪稱絕世朽木。」

「他若不是永平侯唯一的兒子,估計早就餓死街頭了。要不是他爹用強大功力把他硬生生提到後天一層了,恐怕他連武神壇進都進不來。」

不屑的目光投在陸羽的身上,一聲聲嘲笑此起彼伏,充斥在陸羽耳邊。

至於在陸羽身旁的禮官,已經急的直跺腳,不停地勸說陸羽趕緊跪下,不要誤了時辰。

對於這一切,陸羽充耳不聞。

「十七年過去了……」

「我幽冥道君,終於將天帝的魂魄,完全吞噬!」

「沈玲瓏,你根本想不到吧!你聯合上百名道君偷襲我,我不但沒和天帝同歸於盡,反而吞噬了他,重新活了過來!」

陸羽望着那片他從未看見過的湛藍天空,眼神里閃過一絲精芒!

「陸羽,你現在是在武神壇!孤諒你心智不全,暫且饒過你這一次!休要無理取鬧,速速跪下祭拜!」太子大聲呵斥。

陸羽抬頭望了一眼太子,發現他渾身散發著一道金光。

除了太子,在場的好幾個年輕貴族子弟,都有這樣類似的金光浮現。

那金光好似有一道威壓,隱隱散發出來,讓周圍的人投去敬畏的目光。

「陸羽,別瞧了!這是受到武神關注的年輕俊才方能得到的神光,對武道一途可是好處極大。你若是眼饞,就趕緊去祭拜武神,看看武神能不能開眼,給你也賜予一道神光。」有人嗤笑道。

此言一出,眾人看向陸羽的眼神,便更加戲謔。

沒有人認為,陸家的傻子會得到武神的關注!

就以在場的年輕人而論,三十歲以下之人足有上百個,但獲得神光的人,卻不足十個。

能獲得神光的,無不是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

太子沒有嗤笑,但他的目光也閃過一絲厭惡和不屑,擺擺手道:「陸羽,你速去上香祭拜,莫要耽誤時辰!」

「不用了。」

陸羽看了一眼太子,轉身便準備離開。

什麼?

祭拜武神,別人求都求不來的機會,你不要了!

太子立刻攔在陸羽面前,沉聲道:「陸羽,祭拜武神可是我大梁的頭等大事,你要搗亂不成?」

陸羽也同樣用平靜的目光注視着太子:「不用,是因為沒有必要祭拜。」

「為何?」

「因為武神,當不起我這一跪!」

此言一出,一片嘩然。

「豎子,你胡說什麼!」一個武將氣勢洶洶,大聲呵斥。

「一派胡言,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生!永平侯是怎麼教導自己的兒子,等聖上歸來,我等定要上本彈劾!」幾個大儒氣得鬍子發顫,暴跳如雷。

這時候,忽然有人冷笑道:「不會是怕丟他爹的臉,不敢去吧!他爹永平侯當年可是十歲便得武神神光的天才,要是出個十七歲連神光都得不到的兒子,當真是顏面掃地啊。」

陸羽無奈地嘆氣道:「不過是一尊未經封神榜敕封的野神罷了,你們竟然還真當神靈供奉了!」

不過陸羽隨即搖頭:「就算是真正的武神,我也同樣殺了不止一個了。讓我拜他,天理難容的。」

對於陸羽的話,眾人一致認為不過是

猜你喜歡